<optgroup id="0hxmv"><object id="0hxmv"></object></optgroup>
    <em id="0hxmv"></em>
    <sup id="0hxmv"><meter id="0hxmv"></meter></sup><dl id="0hxmv"></dl>

      <sup id="0hxmv"></sup>

      <em id="0hxmv"></em>

        <em id="0hxmv"></em>
          您的位置: 首頁 > 垂直頻道 > 要聞中心 > 國際頻道

          分拆業務落地 GE大象轉身

          出處:北京商報 作者:陶鳳,趙天舒 網編:方彬楠 2022-07-20

          圖片來源:

          一代商業傳奇,如今一分為三。在宣布分拆計劃半年后,美國通用電氣(GE)公布了三個獨立公司的新名字及業務架構,曾經引以為傲的主業如今變成了官網聲明中的“遺產”。近年來,隨著互聯網科技的興起,工業制造、能源等傳統巨頭都試圖跟上轉型的步伐。在這個流行輕裝上陣的時代,GE不是分拆潮的第一個,也不是最后一個。

          業務一分為三

          當地時間周一,通用電氣官宣了拆分業務后三個獨立公司的新名字及業務架構。根據GE發布的聲明,醫療業務拆分后將更名為GE Healthcare;可再生能源、電力、數字和能源金融服務將合并入新公司GE Vernova;航空業務則命名為GE Aerospace。

          公司CEO卡爾普(H.Lawrence Culp)在周一的聲明中表示,7月18日標志著GE成為三個獨立且專注公司的里程碑,而GE價值數十億美元的品牌以及在終端市場的競爭優勢,將使三家公司都有強大的潛力。

          事實上,通用電氣在去年11月就宣布了分拆計劃。彼時,GE方面對北京商報記者表示,公司計劃在2023年初免稅拆分GE醫療,成立一家以精準醫療為核心業務的公司;另外將現有GE發電、GE可再生能源和GE數字集團三大業務合并,計劃在2024年初免稅拆分,組建以引領能源轉型為核心業務的公司。完成這些交易后,GE將轉型成為一家以航空為核心業務的公司,聚焦打造未來航空。

          不過有業內人士認為,GE的拆分或許源于高負債的困擾。2008年金融危機之后,由于經營不善,其負債大幅增加。在向政府尋求緊急援助之后,通用電氣逐漸剝離了公司大部分的金融資產,并削減公司主業之外的其他業務,專注工業制造本業,縮小債務規模。

          拆分的一大好處正是提高公司航空業務的估值。路透社報道指出,GE為波音和空客提供噴氣飛機發動機,但其估值卻受到金融業務負債的影響,如果剝離出來,單獨估值可能超過千億美元。

          此外,GE分拆背后還有激進投資者的身影。比如早在2015年就入股通用的尼爾森·佩萊茲,他很早就鼓勵通用從金融業務脫身,扎根工業領域,并支持通用轉型。

          買買買和賣賣賣

          有著130年歷史的通用電氣,曾經是美國最有價值的公司和美國商業力量的象征。1892年,GE從愛迪生手中誕生,而第二次工業革命讓GE進入美國的家家戶戶,為其提供了雄厚的資本累積。

          1981年,傳奇人物韋爾奇(Jack Welch)出任GE的首席執行官,開啟了GE的商業帝國時代。 在他掌舵期間,GE股票市值從140億美元飆漲到6000多億美元,成為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。當他在2001年離任時,GE的市值仍有4000多億美元。

          在韋爾奇領航時期,GE利潤從280億美元升至1700多億美元,連續29個季度保持增長;業務遍布100多個國家,在工業社會轉向互聯網社會的陣痛期,GE成為表現最突出的工業公司。

          等到韋爾奇離任時,他已經收購了933家公司,GE也從工業的代表,變成了復雜的多元化帝國。但業務的交叉重合讓公司進入了尾大不掉的階段,經歷過頂峰的GE無可避免地來到了衰退期。

          韋爾奇之后的幾任GE領導者都逃不開一個字——賣。 伊梅爾特(Jeffrey Immelt)從韋爾奇手中接過GE,之后陸續將家電、塑料、軌交、金融等業務剝離,想要重回工業老本行。但他并沒有放棄收購的路子,買下娛樂、醫學影像和電力等業務,但這些投資都沒有如預期那樣帶來好的回報。

          然后,弗蘭納里(John Flannery)上任,宣布將把醫療業務剝離成立獨立的醫療公司,而GE本身將專注于電力、航空和可再生能源三大業務。但14個月的短暫任期并沒有讓他完成這個誓言。

          之后就是空降的現任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卡爾普,他先是大刀闊斧地賣掉乏力的照明、生物制藥等業務,然后將GE的人事架構盡可能地精簡,取消總部結構,并在各業務部門推行精益管理。

          終于在2021年11月,卡爾普宣布了GE歷史上最關鍵的拆分計劃,將整個GE集團拆為三個獨立公司。

          巨頭分拆潮

          小公司總想做大,大企業卻想“變小”。GE只是全球商業巨頭分拆潮的一個縮影,從杜邦、西門子、霍尼韋爾到美國聯合技術公司(UTC)以及ABB等行業巨頭,都啟動了或大或小的分拆動作。

          去年年底,美國另一家醫療巨頭強生公司也宣布了分拆計劃。強生稱,為實施更具針對性的業務戰略并加快增長,將把其消費者健康業務拆分成一家獨立的上市公司,與原有的醫藥業務分開。

          強生公司表示,拆分以后,新的強生公司將依然是多元的制藥和醫療設備企業,而新的消費者健康公司更專注于消費品領域。這兩家公司所轄業務在2021年的營業收入預計分別約為770億美元和150億美元。

          在大洋彼岸,成立于1875年的日本商業巨頭東芝,也決定分拆為三家公司:一家注重新能源和基礎設施,一家專注硬盤和半導體業務,另一家專注于閃存芯片的生產。

          如此大規模的重組對于一家公司來說是不尋常的。該公司首席執行官表示,能源和電子這兩類面臨拆分的業務非常不同,電子設備業務的商業周期要比基礎設施業務快得多,而且電子設備業務需要大量投資。

          經過商議,這一拆分方案可能在明年3月的特別股東大會上獲批。根據重組計劃,東芝計劃在未來兩個財年向股東返還1000億日元。東芝公司則對北京商報記者表示,新公司的分拆和上市目標將于2023財年下半年完成。

          全聯并購公會信用管理委員會專家安光勇對北京商報記者分析道,很多企業做大時,也會逐步往非主營業務方向擴展,而這些對于其主營業務,或細分領域的發展并不能帶來更多協同效果。而且隨著企業變大,其管理制度、應變機制、反應能力、對市場的靈敏度等會逐步失去其靈活性,變得越來越慢。

          安光勇進一步指出,為了避免這種現象的發生,也有很多企業在內部孵化新的業務,擺脫母公司所帶來的負面影響。例如一家傳統制造業企業想孵化元宇宙、互聯網等新興領域時,其母公司的企業文化等都會帶來負面影響。因此,通過拆分等方式,一是可以避免這些母公司的負面影響,二是也有利于融資等各種活動。

          北京商報記者 陶鳳 趙天舒

          本網站所有內容屬北京商報社有限公司,未經許可不得轉載。 商報總機:010-64101978 媒體合作:010-64101871

          商報地址:北京市朝陽區和平里西街21號 郵編:100013 法律顧問:北京市中同律師事務所(010-82011988)

          網上有害信息舉報  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10-84276691 舉報郵箱:bjsb@bbtnews.com.cn

          ICP備案編號:京ICP備08003726號-1  京公網安備11010502045556號  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11120220001號

          将夜神马手机影视